子牧页

大学党 面对未知的挑战有种无形的压力,不断思考,不求能完全解答,至少能不迷糊少迷茫。

说分手的第二天,如果,你说不要分手,我怕是会心软的。不知道现在的你怎么样,不知道以后的我们该怎么办,曾经想过好多好多次分开后的结局,说好了要做好朋友,可是一怒之下的决裂打破这种设想。只能等待,如果就这么一直下去,断了联系断了音讯,可能就没有了结局,或者这就是惨淡的结局。还是舍不得啊,真的要哭了,曾经的那么多美好回忆,你怎么舍得呢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