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牧页

大学党 面对未知的挑战有种无形的压力,不断思考,不求能完全解答,至少能不迷糊少迷茫。

我深刻发现在恋爱中做情绪的主人的重要性,一开始我是无所谓有、无所谓无的,但是随着时间变化,越加发现自己对一个人的依赖,当这种依赖不被理解,无论是撒娇还是生气都不起作用的时候,我会陷入恐慌,我是一个需要确定性的人,想要去弄明白去解决,但是事与愿违,或者说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承诺,我真的弄不明白啊。没法继续追问,因为怕却被反感,现在以至于我连说什么都会迟疑都会犹豫,怕自己使小性过分了。所以,怕受伤害,还说迫使自己变得被动吧。一以贯之——无所谓有或无。


Contaction is meaningful when Q&A.


1.26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