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牧页

大学党 面对未知的挑战有种无形的压力,不断思考,不求能完全解答,至少能不迷糊少迷茫。

那些人,这些事

那些人,有哪些人,其实都是一个人,只是选择在不同的时间通过不同的方式进入了我的生活,然后又离开,只留下无限的怅惘和余存的激动。
第一次,认识T,只是单方面的,而且不是相识,因为那是相互的。高一上学期期末,班主任同时也是英语老师请他来做学习交流,传授经验。我认认真真记下了扣扣,却不敢加,是觉得他好优秀,这种莫名的距离感,让我觉得这样远远得看其实也挺好。说不清的感觉估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,因为我开始做很傻很傻的事,他将演讲的稿子给了班长让我们看看,我当时不知道找了什么借口把稿子拿了过来,事后班长索性就给了我。整个高一“波澜壮阔”又“平平淡淡”得过去了,一切关乎于他的消息我只能通过班主任上课时的扯淡。
接下来的是我在去扬州的汽车上写的,没有睡觉的心思,加之脑子更易抽风,这种没事扯闲篇的话再适宜不过了。该是高二了吧,一开始还行,不过就是国庆晚会的那晚,彻底改变了我对他的idea。那次他回来是因为要去波兰了,临行前回家一趟,正值校文艺晚会就来看看。我坐在后排,在二班,而他在八班第一排,看着他和八班的学生有说有笑我心里还真不是什么滋味,于是就下定决心回去要扣扣加他。验证消息“奔中学子”(大概是这个)发过去,同意,就聊了些,说到各科学习,之后的寒假也有聊,那次我正在死赶名著作业,他告诉我说文科生的最高境界不是看名著而是写文章,于是乎,因为他我开始了记录。有个小本,记录的就是我在每次和他聊完天之后的“感悟”,时不时还有突然某一天因为想起他而写的文章。
他一直在我的生活里,高中他是我前行的动力。小高考,我给自己定了这样一个目标,如果考到4A就要他从波兰给寄明信片,但是小高考失误,目标不能实现,一年后的高考,我希望自己能考北外,只少也是北京的大学,又是惨败,如今就只能是在去扬大的车上。那时,我看得男生就会去想“这个像不像他”,看时间就会盘算现在是波兰几点,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的空间,做出好多傻乎乎的事,比如会多号入座,会将他空间里的照片保存在电脑mp4里,还有文章也是,家里台式电脑的桌面一直用着他去芬兰玩的照片。高三一如既往,只是因为回家的次数越加少了,所以这种感觉有点淡了,不过一直都是,他在我心中唯一不可替代。
高考之后,有了小爱,人人微信微博各种社交应用都有了,我也不费力把他都加为好友,而且还是特别关注,还是一如既往去关注他。对了,想起高三那个寒假我还给他写了一封信,应该知道我的心意吧,要说哦,开学后我有收到他的回信哦,他还附赠了一个他在波兰用的纸巾哩,哎呀,这也让我感觉到有那么点特殊哩^_^高考完的暑假,我去厦门玩,既然要寄明信片那就必须给他寄啦,还得挑最好的寄去!哈哈,这次见面他还提到这事呢。
大学,我选择将这种感觉封存,不再去扰乱,能够默默地去关注就好,也不奢求什么,所以大学以来也没有什么交流,至多在微信状态下面评论一下罢了,本来这样也好,我也准备一直这样。但是,4月28号他的微信状态说他要来扬州玩,这一下子激发了我要见他的冲动,主动联系,还以为不可以的,但是他却主动提出一起吃饭,这可把我给乐的,小心脏激动的呀,为此我还想着要洗澡不能让发型乱了,一切只等明天~
29号,我会永远记住你!这天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,我得列个清单来,第一次见还是比较冷场的,我一直不知道说什么,饭也没有吃饱,但他的随性到让人好没有压力,之后吃完饭,他说要去我们校区看看,打的我俩做后排,车到了,从南门一直走到北门,这可以说是我走得最短最快的一次了。到了北门,挥手,说以后一定会去北京玩,看着他离去,不舍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~
你好,Tomek Wang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