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牧页

大学党 面对未知的挑战有种无形的压力,不断思考,不求能完全解答,至少能不迷糊少迷茫。

真的难受,其实我并不想这样,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以为咬咬牙说出很决绝的那三字“不爱了“会很轻松,其实也就只有那一下下罢了,剩下了的就是无助。我做的什么事情都好像是不对的,或者可以说我不知道怎么恋爱了,保持既有的恋爱状态,你说,两个人断断续续地联系是恋爱吗?那就断了吧,一了百了,可是我又有点不甘,难道就这样结束了?可是又能怎样呢?什么办法都没有。继续走,我并不开心,心里有很多东西一直在压抑着。断掉,那过往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吗?该怎么去对待?历史就是这样的一种虚无吗?我明明记录了太多太多的美好,明明我期望着有那么好的未来,明明知道有那么多的反对我还选择坚持……可是到头来,最后说结束的还是我自己,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。还是说,又必须是时间去消磨掉我心中的无奈、懊恼、落寞。

初恋已成云烟,这个世界我所需之爱已不多。

不再相信爱了,既然是这样的结局,为什么当初要开始。

又或者说,当初的一切的是必然,那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小美好小确幸,是属于彼此的短暂的小时代。

恋爱是修行,是考验,可是我失败了,确实是我的失败。

此生缘浅,还需修行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