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牧页

大学党 面对未知的挑战有种无形的压力,不断思考,不求能完全解答,至少能不迷糊少迷茫。

偷偷的恋爱,把恋人藏起来,就像豢养一个小动物一样,等到哪一天他壮硕了再不动声色地把他推出来,“呐,那是我的宝物,给你们看看”,再羞涩地跑开。
一切都是悄悄的,只要我和我的宝物两个人开心就好,每天每天都是美好的,“我要去这儿去那儿……”,“我要吃这个那个……”。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,怎么会有无聊这词呢,只有宠溺和被宠溺呀。

评论